Home 舆情研究 从“网络问政”到“网络行政”

从“网络问政”到“网络行政”

E-mail PDF
 今年7月17日,郑州市委、市政府媒体网络事项督办中心——ZZIC(Zhengzhou Information Center)正式揭牌成立,而在这之前,ZZIC被人们更为熟识的身份是郑州市委、市政府网络新闻发言人。由“网络发言人”变身为“事项督办员”,这一务实的转身标志着社会管理的又一次创新:从“网络问政”转变到“网络行政”。(据12月7日《人民日报》)

  从“网络问政”到“网络行政”,从“问”到“行”,一个字的改变,一个“动作”的改变,执政思维完全不一样,社会管理效果将会得到的极大提升,真是“官员一小步,社会一大步”。

  2008年可以说是中国网络问政元年,这一年被网络问责的有“周老虎事件”、“山西娄烦滑坡事件”、“1291次列车事件”、“江西、浙江考察团事件”等等。2010年,24个省、市、自治区的31位党委和行政主要领导通过人民网发表新春贺词,凸显网络问政深入人心,标志网络问政渐入佳境,成有力监督渠道,“网络反腐”也已被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的《中共党建辞典》收录。仔细分析很多被网络问责的事件,大多都是在网络上炒得沸沸扬扬,成为热点事件后才引起当地政府重视并介入处理,给人的感觉是“闹大了才理”。“问”是网民在“问”,至于有否效果,则需看“问”的效果。网民主动,政府被动,这是“网络问政”的尴尬,这种尴尬在一定程度弱化了网络问政的效果。

  因为各种原因,目前网络成为了广大人民群众表达诉求、问政问责的主要渠道。胡锦涛总书记在人民网与网友在线交流时指出,“互联网已经成为人们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成为党和政府联系群众的重要纽带。通过互联网来了解民情、汇聚民智,也是一个重要的渠道”。在这全媒体时代,地方政府应该化被动为主动,不只是到网络上去“看”网民的“问”,不能“闹大了”才处理。从“网络问政”到“网络行政”,实质是网上网下无缝连接,即真正把互联网当成了解民情、为民办事的重要渠道。

  从“网络问政”转变到“网络行政”,全国各地都有郑州这样的典型案例。重庆市市长黄奇帆批示网情与相关部门办理的过程细节,通过华龙网原汁原味公开后,受到网民的广泛称赞。公安微博也是从“网络问政”到“网络行政”的典型,在侦破案件、澄清谣言、服务群众、维护稳定等方面发挥了很好的作用,其中“平安肇庆”、“平安北京”等是公安微博中的佼佼者。

  从“问”到“行”,这背后是行政思维或者说执政思维与时俱进的改变,这种改变是不可逆的。要让这种改变效果更好,广大人民群众更满意,除了网络行政的机制化、常态化外,别无捷径可走。

来源:张家界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