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舆情研究 受高等教育新疆维吾尔语受众网络媒介接触探究

受高等教育新疆维吾尔语受众网络媒介接触探究

E-mail PDF

受高等教育新疆维吾尔语受众网络媒介接触探究

倪莹 张允

 

摘要:受东西部地区社会发展的不平衡影响,人们易于忽视对西部少数民族媒介素养的研究,而受高等教育者在教育等方面拥有较好的资源,他们在社会、经济发展中占据重要的位置,对新媒体在西部地区的普及与发展以及缩小东西部社会发展差距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本文运用实证的研究方法,以大专及以上受教育程度的新疆维吾尔语受众为研究对象,研究他们对网络媒介接触的情况。通过调查发现,相比其他维吾尔语受众,他们对网络的接触度、信任度较高、更偏向关注网络中的图片信息。但与传统媒介相比,网络并非是他们获取信息的最主要方式,他们对网络的依赖性较弱、使用率较低,由此进一步分析他们在媒介素养方面存在的一些不足之处,表现在对网络的认识有待加强;获取信息较为平面化,促使深入阅读能力的薄弱;虽对网络认识不足,却对网络信任度偏高,信任过度在一定程度上带来受众信息辨别能力下降的风险。同时,相应地提出问题并加以思考,以有助于提高受高等教育的新疆维吾尔语受众的媒介素养水平。

关键词:受高等教育新疆维吾尔语受众,网络媒介接触,媒介素养

 

  研究缘起

1992年美国媒体素养研究中心对将媒介素养定义为“在人们面对不同媒体中各种信息时所表现出的对信息的选择能力、质疑能力、理解能力、评估能力、创造和生产能力以及思辨的反应能力。”[1]中国传媒大学张开教授在《媒体素养教育在信息时代》中指出:媒体素养是传统素养(听、说、读、写)能力的延伸,它包括人们对各种形式的媒介信息的解读能力,除了现在的听、说、读、写能力外,还有批判性地观看、收听、并解读影视、广播、网络、报纸、杂志、广告等媒介所传输的各种信息的能力,当然还包括使用宽泛的信息技术来制作各种媒体信息的能力。媒体素养无疑是一个全新的素质概念,它的宗旨是使大众成为能积极地善用媒体、制造媒体产品、对无所不在的信息有主体意志和独立思考的优质公民。它与提高社会文化品质与健全公民社会的发展息息相关。[2]综上所述,媒介素养不仅包括受众对信息的获取、选择、判断、理解等能力,还包括受众对媒介的认知、使用能力等。本文从这两个方面进行探讨。媒体日益成为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受众对媒体的依赖也越来越强。媒介素养也逐渐成为提高公民素质的重要组成部分。而现代信息技术的发展使媒介形态发生变化,呈现多元化特征,原有的媒介素养相应地发生着变化,这对受众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此背景下,研究受众的媒介素养具有重要意义。

地处偏远的新疆受东西部地区社会发展的差异影响,发展基础较为薄弱,这些因素使少数民族处于弱势地位,易被人们忽视,关于少数民族的网络媒介接触及媒介素养研究不多。网络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普及有待加强,“少数民族地区与经济发达地区‘经济鸿沟’、‘信息鸿沟’正日益扩大。”[3]由此影响到维吾尔语受众对网络的接触与认知,而受高等教育的新疆维吾尔语受众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经济、社会发展发挥重要作用,他们也会适时担当意见领袖的角色,以他们为研究对象,提高他们的媒介素养水平,运用二级传播原理有利于提高其他维吾尔语受众对网络的接触度,增强众多维吾尔语受众对网络的认知及使用,促进新媒介在西部地区的普及与发展。因此本文将目光转向受高等教育的新疆维吾尔语受众,研究其网络媒介接触,以课题调研的数据为基础,分析他们的媒介素养存在的不足之处并加以思考,以更好地促进东西部共同发展。

 

  研究设计

本次调查在全疆包括乌鲁木齐市、喀什地区、和田地区及阿克苏地区等四地州维吾尔族最为集中的地区,对受不同教育程度的维吾尔语受众配额发放并有效收回400份调查问卷,误差率小于5.0%,置信区间大于95.0%。其中向大专及以上受教育程度的维吾尔语受众发放204份,该受教育程度受众即本文中的受高等教育新疆维吾尔语受众。本文主要运用实证研究方法,对有效收回的问卷进行SPSS统计分析,得出以下研究数据及结论。

 

  受高等教育新疆维吾尔语受众网络媒介接触现状

 

经本次调查发现,受不同程度的教育影响到受众的网络媒介接触,各自表现出一定的特点。而其中受高等教育新疆维吾尔语受众在网络媒介接触现状上表现出以下几方面特征。

 

(一)网络新媒介并非是其获取信息的最主要方式

 

多种媒介的出现与发展丰富了人们获取信息的渠道,方便而快捷。在新媒介尤其是网络快速发展的时代背景下,受众获取信息的速度更快,内容更为海量。对于受过更高层次教育的受众来说,他们会有更多的受教育机会、媒介接触机会等。因此,通过对受不同教育程度的维吾尔语受众了解新闻方式进行调查,发现相对受其他不同教育程度的维吾尔语受众而言,大专及以上受教育程度的维吾尔语受众通过网络了解新闻所占比在媒介选择中最高,占20.6%;而受中等教育的维吾尔语受众网络使用所占比偏低,占12.5%,受教育程度在小学及以下的维吾尔语受众网络使用所占比明显最低,仅占1.8%(见表1)。

1 受不同教育程度的受众了解新闻方式的比例 

单位:%

受教育程度

报纸

杂志

广播

电视

网络

亲友

单位大会 或村委大会

国外媒体

其他

小学及以下

10.5

1.8

52.6

33.3

1.8

0.0

0.0

0.0

0.0

中等教育

13.2

4.4

25.7

36.8

12.5

6.6

0.0

0.0

0.7

大专以上

23.0

5.9

11.8

32.4

20.6

3.4

2.9

0.0

0.0

但是通过横向比较发现,大专及以上的维吾尔语受众主要通过电视了解新闻,所占比最高,达32.4%;其次是通过报纸方式了解新闻,所占比为23.0%;而通过网络方式了解新闻所占比不及通过电视和报纸两大传统媒介,所占比为20.6%。如今全国广播电视已经普及,凤凰网201077日报道《中国下一代广播电视网(NGB)自主创新战略研究报告》数据显示,中国广播电视综合覆盖率已经超过96.95%[4]而网络覆盖率近年来虽在快速提高,但远不及广播电视覆盖率,20137月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3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36月底互联网普及率为44.1%[5]IP地址是互联网中的基础资源,只有获得IP地址(无论以何种形式存在),才能和互联网相连。”IPv4是互联网基础资源之一。该报告统计了各省份IPv4地址数比例,新疆的仅占0.62%,与东部省份如北京(25.61%)、广东(9.61%)、浙江(5.31%)、山东(4.93%)等相去甚远。[6]东西部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存在差异,由各省IPv4地址数比例差异推测网络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普及率相比东部有些欠缺,因此网络新媒介并非是受高等教育的维吾尔语受众获取信息的最主要渠道。

 

(二)相对于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受众,受高等教育的维吾尔语受众对网络的接触度较高;但与传统媒介相比,对网络的依赖性较弱,使用率较低

 

从维吾尔语受众对网络的接触时长这一方面看他们对网络的接触度。由表2可见,受高等教育的维吾尔语受众“从不接触”网络所占比仅为9.2%,与其他受教育程度受众相比所占比最低;而小学及以下的维吾尔语受众“从不接触”网络所占比最高,高达72.1%;其次是受中等教育的维吾尔语受众,所占比占近一半。受高等教育者具备一定的文化素养及拥有更多接触网络的机会,这为他们接触网络提供了有利条件。因此,受高等教育的维吾尔语受众对网络的接触度较高。他们大多数接触报纸和广播仅在1小时以内所占比均最高;接触电视时长在1-3小时所占比最高(38.0%),与此相比,在接触网络的大专及以上维吾尔语受众中,他们平均每天接触网络在1小时以内、1-3小时和3小时以上所占比各均在30.0%左右,彼此间未有明显差异,比例最高也仅是“1-3小时”所占比(32.1%),从这个角度来看,受高等教育的维吾尔语受众对网络接触所表现的依赖性呈较弱的特征。受高等教育者大都具有一定理性的分析、判断能力及自我控制能力,在接触网络方面会有分寸、能合理安排,为自己所用。同时,由表1可以看出,传统媒介如广播、电视等在受高等教育的维吾尔语受众获取信息中占据重要地位,受高等教育的维吾尔语受众对这些传统媒介依赖性强,因此减弱了他们对网络媒介的依赖性。

2   以最近一周为例,受不同教育程度的受众平均每天接触媒体的时间长度 

单位:%

受教育程度

1小时以内

1—3小时

报纸

广播

电视

网络

报纸

广播

电视

网络

小学及以下

54.3

25.9

21.8

4.7

15.2

35.2

18.2

16.3

中等教育

52.4

38.2

18.0

26.9

19.0

33.1

27.1

10.1

大专及以上

65.1

51.6

29.5

28.8

19.4

28.0

38.0

32.1

受教育程度

3小时以上

从不接触

报纸

广播

电视

网络

报纸

广播

电视

网络

小学及以下

0

37.0

58.2

7.0

30.4

1.9

1.8

72.1

中等教育

5.6

20.6

49.6

13.4

23.0

8.1

5.3

47.9

大专及以上

4.3

11.8

24.5

28.3

10.8

7.5

7.5

9.2

 

3  受不同教育程度的受众日常接触广播的途径的比例 

单位:%

受教育程度

家中或单位收音机

车载广播

手机

网络

从不接触

小学及以下

84.2

7.0

8.8

0.0

0.0

中等教育

52.6

15.3

23.4

5.1

3.6

大专及以上

44.3

14.4

27.4

12.4

1.5

通过对受高等教育维吾尔语受众日常接触广播途径调查发现(见表3),他们中的大多数主要通过“家中或单位收音机”接触广播,所占比最高达44.3%。手机媒体的可移动性、便利性等特点为便携式收听广播带来益处,因此他们通过“手机”收听广播所占比也较高,为27.4%。虽然网络能提供海量信息、获取信息便捷,但是相对于用手机听广播,由于电脑终端的不可移动性使其优势并不明显,他们通过“网络”途径收听广播所占比并不高,仅为12.4%。同时,由表1可见网络并非是由受高等教育维吾尔语受众获取信息的最主要渠道,因此相对报纸、电视等传统媒介,他们对网络的使用率较低。新媒介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需要技术的进步,而技术需要足够的经济实力支撑。受东西部地区经济发展水平不平衡影响,新媒介在西部地区的普及和发展相对东部地区较为滞后些,西部地区在电脑普及、网络覆盖等硬件设施推广上有待加强,而且在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的条件下带来东西部地区整体教育水平的差异,受众对新事物的接受也需要过程,影响到少数民族对网络新媒介的认知。因此,在使用网络意识、观念方面,并没有像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体那样深入到受高等教育的维吾尔语受众中去。

 

(三)更多地关注网络图片信息,对网络中的专题也较为感兴趣

 

“新媒体所提供的更多是平面化、快餐化的消费信息。新媒体的时代就是读图的时代,图片已经成为新媒体传递信息的主流方式,以图片来描述和反映内容,可以使信息更加形象化、平面化。”[7]本次调查以新疆天山网维文版为例了解受高等教育维吾尔语受众更倾向关注哪种新闻形式。结果发现,有53.2%受高等教育新疆维吾尔语受众更关注“配发图片”,所占比最高,同时在受不同教育程度的维吾尔语受众中所占比例也是最高的(见表4)。在新媒体发展的影响下,网络为受众提供更多的图片信息,生动形象,更吸引受众,受高等教育的维吾尔语受众同样受新媒体所提供的信息形式影响,更多地偏向关注网络中的图片信息。

4  受不同教育程度的受众关注天山网(维文版)新闻形式的百分比 

单位:%

受教育程度

配发图片

相关视频

专题报道

论坛

相关链接

其他

从不关注

小学及以下

26.0

6.0

8.0

14.0

2.0

0.0

32.0

中等教育

44,3

9.9

24.4

16.0

9.9

6.1

17.6

大专及以上

53.2

9.9

31.0

21.2

14.3

4.4

11.3

他们中的大多数除了对图片信息感兴趣外,也有较多的人对专题报道感兴趣。由表4见,大专及以上的维吾尔语受众对“专题报道”感兴趣所占比(31.0%)次于对“配发图片”感兴趣所占比(53.2%),且在受不同教育程度受众的所占比中比例最高。由于教育背景不同,他们能接受到更好的教育,其知识储备、看待事物的思维方式及思维能力等优势使他们能更深入地思考问题。因此,他们对专题报道所表现出较浓的兴趣也在话下。

 

(四)对网络媒体信任度偏高

 

通过调查发现,在遇到重大新闻时,受高等教育维吾尔语受众最信任的信息获得渠道是“电视”,所占比为35.3%。其次是信任“网络”,所占比为30.4%。该比例也远大于其他受教育程度的维吾尔语受众比例(见表5)。可见他们对网络媒体的信任度明显偏高。本文又以天山网(维文版)为具体实例进行调查,有56.8%的大专及以上维吾尔语受众“完全认同”天山网(维文版)的新闻评论内容,占总人数中的大多数且比例最高(见表6)。天山网(维文版)作为新疆几大维吾尔语主流媒体之一,在维吾尔语受众中具有一定的公信力,因此受大多数受高等教育维吾尔语受众的信任。

5  受不同教育程度的受众遇到重大新闻最信任的信息获得渠道的比例 

单位:%

受教育程度

报纸

广播

电视

网络

单位大会或村委大会

亲友

国外媒体

其他

小学及以下

5.3

49.1

29.8

3.5

3.5

7.0

0.0

1.8

中等教育

18.2

23.4

29.9

13.1

3.6

8.0

1.5

2.2

大专及以上

16.7

9.3

35.3

30.4

3.4

3.9

0.5

0.5

6  受不同教育程度的受众对天山网(维文版) 新闻评论内容的认同程度的比例

单位:%

受教育程度

完全认同

部分认同

不认同

不关注评论

小学及以下

20.8

18.9

0.0

60.4

中等教育

42.6

18.6

2.3

36.4

大专以上

56.8

25.1

2.0

16.1

 

  对受高等教育新疆维吾尔语受众媒介素养的思考

 

受高等教育的新疆维吾尔语受众受到良好的教育,相对于其他受众而言,具有一定的优势包括自身的知识储备、传播技能、理解能力等,因此在接触网络上具备有利条件。但是由于受东西部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差异限制,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在经济实力、技术水平、教育水平、互联网普及等方面有待加强,维吾尔语受众即使受到了较高水平的教育、有一定层次的文化素养,但受高等教育的维吾尔语受众在媒介素养方面仍存在一些问题有待提升。

 

(二)    (一)网络的认知及使用还有待增强

 

全媒体时代正加快步伐向我们驶来,渗入到我们的生活,使人人都参与到信息传播的过程中成为可能,受众可以利用媒介成为传播主体。受众对媒介的认识及运用能力包含在媒介素养中。受高等教育者是国家培养的重要人才之一,受高等教育的维吾尔语受众理应作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发展的栋梁人才,无论从接受的教育还是从观念、自身的能力来说在接触网络方面都具有一定的条件,理应走在科技发展的最前沿,但受多种客观因素制约,根据以上调查结果发现相对于其他受其他教育的维吾尔语受众虽追赶在网络新媒介发展的前线,但是与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介相比,整体上对网络的认知及使用还有待加强。他们对网络的使用并不是很理想,传统媒介依旧是他们中大多数获取信息的主要方式,而通过网络获取信息相对较少。

对此,首先应增强受高等教育的维吾尔语受众关于网络的认知和使用意识。就受高等教育新疆维吾尔语受众在西部地区发展的重要地位及作用来说,有受高等教育机会,有必要加强对他们的媒介素养教育。据调查结果显示,受高等教育的维吾尔语受众对网络的接触度较高,所以不仅要加强网络在他们中的推广和普及,高校更应积极开展关于网络媒介素养方面的教育,增加对网络覆盖设施的投入如Wifi等无线网络及宽带等有线网络覆盖、增强民族师资力量的投入等,软、硬件设施双管齐下,通过教育方式进一步促使他们充分认识和恰当地利用网络。其次,维吾尔语受众虽接受的是双语教育,但大多数习惯使用维吾尔语接触媒体,据调查他们日常使用维吾尔语接触网络所占比最高。因此,媒体应扩大维吾尔语在网络中的使用,积极拓展网络维文版,为他们提供更多的网络接触平台和信息获取平台,有利于他们更好地通过网络接收本民族语言的信息。

 

(二)获取信息较为平面化,对新媒体所提供信息的深入阅读能力薄弱

 

新媒体提供平面化、快餐化的信息,这一特征决定了使用者会更多地以情感来对信息作出判断,而不是通过理性进行思考。图片信息已经成为新媒体传递信息的主流方式,以图片来描述和反映内容,可以使信息更加形象化、平面化,新媒体如此直观性和感官刺激性的表达形式使得广大受众的思维过程在无形中变得更加感性,这种感性体验已经深深挑战了人们长期以来所形成的理性思维,因此,它也必将会对广大受众的媒介认知和判断能力产生进一步的消解。[8]受高等教育的新疆维吾尔语受众虽有多数对专题报道感兴趣,专题报道具有一定的高度和深度性,但他们中有更多的人倾向关注图片信息,可见他们获取信息还是较为平面化,受新媒体的平面化信息冲击而削弱了对信息的理性思考环节,长期以往可能会习惯于思维惰性,不利于增强他们对新媒体提供信息的深入思考能力。

新媒体时代的信息碎片化特征得到普遍认可,信息的碎片化不利于受众全面而深入地思考问题等,因此受众应具有一定的思维判断能力及信息整合能力,全面深入地理解信息,实现获取信息的立体化。受高等教育者在思维能力、判断能力及知识结构等方面占有一定优势,有能力进行深入阅读,但当面对网络新媒体所提供的信息时,受高等教育维吾尔语受众的深入阅读能力未能充分表现出来。因此,深入阅读能力有待加强。首先应自觉增强自身对网络新媒体的质疑能力,活跃思维,养成深入思考的阅读习惯。从外在条件看,受高等教育的维吾尔语受众相对中东部地区在教育水平上存在一定差距,在受到的媒介素养教育方面同样会存在差距,此时应提高西部的教学及教育水平,从资金、师资力量等方面给予资助,增进中东部与西部之间的信息交流与互动,带动西部教育水平及关于维吾尔语媒介素养教育水平,普及网络新媒体知识,使受高等教育维吾尔语受众在对新媒体认识的前提下能积极应变,增强质疑能力,通过对网络新媒体的了解懂得如何保持深入思考的阅读模式及习惯。

 

(三)对网络过度信任在一定程度上带来受众对信息辨别能力的下降

 

网络的发展使信息空间具有虚拟化特征,媒介拟态环境与真实环境并不是完全吻合。这就要求用户对信息具有辨别能力。尤其是当今网络的快速发展为用户提供了的海量信息,而在海量信息中存在良莠不齐的情形,它们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占据人们的时间,如何能在其中辨别信息真伪,找到有价值的信息成为当今用户恰当使用媒介的一种能力,也是现代媒介素养所要求的一种能力。受高等教育受众接受良好的教育,在判断、辨别能力方面较强,也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然而据调查,受高等教育的维吾尔语受众对网络的信任比例与对电视的信任比例相差不大,这种对网络过度信任的状态在一定程度上会导致他们的信息辨别能力下降。

因此,应增强受高等教育维吾尔语受众的信息辨别能力。作为受高等教育的维吾尔语受众一般较为自觉,懂得如何培养和提高自身独立思考能力,但应善于将这种能力运用在媒介素养方面,增强对网络信息的思考辨别能力。对于受高等教育维吾尔语受众来说,高校是加强其媒介素养教育的有利平台,应为其积极创造条件,改变教育观念,有意识将媒介素养教育作为教学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赶上时代发展潮流,增加媒介素养教育课程在校园文化建设中的比重;改变传统保守的灌输式教育方式,提供自由开放的教育环境,鼓励学生自主讨论问题、自主探寻问题答案,并鼓励他们积极参与实践,增强主动性,在自由的讨论和实践中提高自身的信息辨别能力。

 

  小结

 

新媒体时代已到来,但是受东西部地区发展差异影响,新媒介在新疆维吾尔语受众中广泛运用有待增强,即使是受高等教育的新疆维吾尔语受众对网络的接触与新媒体时代的发展还有一段距离,他们关于网络的媒介素养存在的不足值得我们关注,而他们在社会中的地位使我们更意识到加强他们的媒介素养水平势在必行。

 

(本文来源于《新媒体与社会辑刊》第七辑(157-168页),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主办单位:上海交通大学新媒体与社会研究中心,上海发展战略研究所谢耘耕办公室。本文为2012年度教育部社会科学项目(12XJJA860001)“维吾尔语主流媒体在新疆少数民族聚居区的影响力产生机制与效果研究”课题的阶段性成果,作者单位:新疆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参考文献:

 [1] Skills Strategies for Media Education by Elizabeth Thoman from Center of Media Literacy of USA. 引自  张开.媒体素养教育在信息时代.[J].现代传播(双月刊),20031):116.

[2] 张开.媒体素养教育在信息时代.[J].现代传播(双月刊),20031):117.

[3]林晓华.少数民族农民媒介素养现状调查[J].当代传播.2008(2).65.

[4]李明 .我国广播电视覆盖率超96.9% 覆盖人口世界第一

[EB/OL] .(2010-07-07)http://tech.ifeng.com/telecom/detail_2010_07/07/1731498_0.shtml

[5]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32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R]2013(7)5.

[6]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32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R]2013(7):11,53.

[7]何芝莹.浅谈新媒体时代媒介素养研究的转向.[J].现代交际. 2012(6):108-109.

 

 

A Research on the Highly Educated Xinjiang Uygur

Language Audience Media Exposure to Network

 

Ni  Ying    Zhang Yun

Abstract It is easy to neglect the minority Media Literacy research in the West, effected by an unbalance of the society development between east and west. however the highly educated  have good resources such as education and so on, they play an important role in the development of economy and society. And they also play a key role in the new media popularization and sociecial  development of the West and narrowing the developing gap between east and west. Therefore this paper applies the positive research method and makes an research on the situation of college or above Xinjiang Uygur language audience exposure to network. The results of the survey show that compared with other Xinjiang Uygur language audience, they have a higher contact and trust to network and tend to focus on picture information on the net, however, compared with traditional media, network is not their principal way to get information. They have lower dependency and usage on network, it further analyses some deficiencies in Media Literacy, reflecting on needing to strength acquaintance about network, getting messages received flattened and weakening the ability of further reading . They know it not enough but have a high enough to trust in network. To some degree, excessive trust may give a risk to low their discrimination ability to information. It is beneficial for improving the level of the Xinjiang Uygur language audience’s Media Literacy to introduce problems and think them over.

Key words  The highly Educated Xingjiang Uygur Language Audience, Media Exposure to Network, Media Literacy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媒体与社会》辑刊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最后更新 ( 周五, 2014年 08月 15日 11:0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