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舆情研究 网络新闻对老年人的形象再现研究

网络新闻对老年人的形象再现研究

E-mail PDF

网络新闻对老年人的形象再现研究

 华乐

 

 

摘要本文以内容分析法分析百度新闻频道于2003年至2012年关于老年人群体的新闻报道,探究十年来网络新闻再现老年人形象的变化,旨在探讨媒介尤其是网络媒体如何再现老年人媒介形象。研究发现:网络新闻中“老年人”议题得到关注,呈现多元化趋势;老年人消极形象报道比例上升,彰显老年人优良品质的新闻比例下降,整体形象趋于片面化和刻板化。随着社会文化、技术变迁,老年人缺乏话语权,成为网络新闻中被传播的“他者”,老年人受社会崇敬的地位遭到动摇。

关键词老年人,媒介形象再现,内容分析

 

The Research on the Representation of

Image of the Elderly in the Netnews

 

Hua Le

 

Abstract This paper analyzed news reports about the elderly population from 2003 to 2012  Baidu (http://news.baidu.com/) via content analysis methodto explore changes in the representation of the image of elderly for this decades in the Netnewsaimed to acknowledgehow the net media reproduce the image of the elderly population . The study found that: Issues concerning the elderly in the Netnews are getting attentionshowing a trend of diversification; the proportion of the reports showing negative image of elderly has risenthe performance of the elderly reported decline in the proportion of good quality.The overall image of the elderly tends to one-sided and stereotypical. With the change of socio-cultural and technologicalolder people which was been reportedbecame lack the right to speak and “the other” in the Netnews. The old-age social status has been revered came tumbling down.

Key WordsOlder Age Groups Media Image Representation Content Analysis

 

 

 

 

一研究背景及动机

 

201247日是世界卫生日,“老龄化与健康”成为当年关注的主题。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人口基金认为,因生育率下降和寿命延长引起的人口老龄化已成为全球现象,将对人类生活的诸多领域带来深远影响。《人民日报》称,当65岁及以上老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从7%上升到14%,就标志着从“老龄化社会”过渡到了“老龄社会”。完成这一过程,法国用了100多年,而巴西、中国、日本、智利等国只用25年左右。中国预计将在2026年至2027年进入“老龄社会”。中国老龄人数占世界首位。截至2011年末,中国大陆有1.23亿65岁及以上老人,约占总人口的9.1%,规模超过欧洲老年人口总和。[1]无疑,“未富先老”考验我国养老事业的发展,老龄化趋势也同样加重了医疗负担,带来了较大的社会压力。老年人的看护、照顾、医疗等问题,均呈现出日益严峻的状态。针对我国人口老龄化的问题,早在2006年政府就发布了《中国老年事业的发展》白皮书,表明了政府在应对人口老龄化的积极态度和在重视老龄问题、保护老年人的合法权益方面的决心。自2006年以来,“彭宇案”、“许云鹤案”等新闻事件牵扯着社会的神经,类似的“老人倒地”“碰瓷”事件引发了全社会的持续关注。媒体对于老年人形象的呈现似乎开始偏重于再现老年人的消极形象,引发了公众“救助恐惧症”,甚至是关于道德滑坡的大讨论。

作为媒介如何再现老年人群体形象的问题日益凸现出来。笔者以“篇名”为检索项,分别以“老年”、“老人”为检索词,学科分类为“新闻与传播”,对1990年至2010年《中国知网》的《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中收录有关老年人的传播研究进行全面检索,剔除重复及无关文献后剩余303篇。就研究的内容而言,研究老年媒体中的老年现象多,公共媒体中的老年人传播现象少;就倚赖媒介而言,研究报纸电视中的老年现象多,网络中的相关课题很少。而且讨论网络新闻报道再现老年人形象的研究几乎没有,中国老年人的传播研究存在着失衡的现状。在国外的研究中,除了关于老年人传媒接触或使用情况的分析外,颇受研究者关注的是传媒如何呈现老年人形象。关于传媒中呈现的老年形象( Image of the Elderly in Media) 或者传媒对老年群体的描画( Media Portrayal of the Elderly),国外(特别是美国)的研究者做过大量的实证研究,甚至成为国外有关老年人与传媒的文献中最为丰富的领域,甚至是国外与老年人或老龄化相关的传媒研究中的焦点。[2]

本研究尝试采用目前在该领域国内使用较少的实证研究方法,通过内容分析得出具体数据来说明再现老年人群体形象的网络新闻事件特征、议题的选择状况,借以探究网络新闻再现的老年人群体形象是怎样的?网络新闻近十年来对于老年人群体的报道量有何变化?如何呈现出老年人的形象?呈现方式是否客观,又或者存在着哪些形象预设,存在一定的倾向性。

 

二文献探讨与研究方法

 

(一)媒介再现与老年人形象再现

 

媒介形象,即Mediated Image。在这里,Mediated包括两层含义:第一,定义了“形象”身乃是作为“介质”存在的;第二,定义了“形象”乃是通过“媒介”而存在的。“形象”本身作为“介质”存在,意味着媒介形象横亘在人与真实的生活世界之间,构成对于生活世界的遮蔽。[3]霍尔认为现代文化媒介的首要文化功能是“提供并选择性地建构了‘社会知识’、社会影像,透过这些知识与影像我们才对于‘种种世界’、‘种种人们曾经生活过的实体’产生认知;透过这些,我们也才通过想象见过他们的及我们的生活,使之合并为可资理解的‘整体的世界’”。[4]媒介是获得“社会知识”的重要途径,也是日常社会生活当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社会建构理论认为,我们所看到的社会现实,不仅仅是被客观状况所决定,同时也是被社会性建构出来的。社会建构论的主张秉承了现象学本体论的一个基本预设,即社会现实是以解释过的事实(而非客观事实)呈现自身的,而对社会现实的解释很大程度上又在不断地建构着新的社会现实。[5]也就是说,媒体报道就是其中一种对客观现实进行再造的过程。媒体通过消息来源的组织,收集真实世界与事件的原生态信息,经由媒介自身组织、传播,从而形成对客观现实的再造。如果说传统社会的意识形态依靠时间绵延与空间整合的话,那么现代社会的意识形态就完全依靠有目的、有策略的生产组织。媒介形象天然的属于社会意识形态生产的结果。[6]由媒体建构的“象征性现实”(拟态环境)影响着受众对客观现实的判断,这种“象征性现实”准确与否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公众对客观现实认知的正确程度。

老年人群体作为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群体的重要组成部分,已经被媒体自觉地或者不自觉地以其自有的方式跃然纸上植根于人们的视域。鲜活的老年人形象,即老年人的社会群体特征已然受到现代传播媒介反复刻画、复制、传播。媒介呈现出的有关老年人的讯息,是对老年人形象的呈现和再造。在一定程度上,媒介呈现的老年人形象是媒介最能影响社会有关老年人的观念、思想与态度等的因素。简而言之,大众传媒的老年人形象会影响到大众的老年观、老年人对自身的态度以及整个社会对老年群体的态度。老年人的媒介形象如果进一步固定到负面化、消极化,将使老龄社会的中国出现更加严重的问题。

 

(二)研究方法

 

本研究以量化的内容分析法为主,通过客观的统计分析探求网络新闻再现的老年人群体的形象。1952 年,伯纳德·贝雷尔森(Bernard Berelson)出版了《传播学研究中的内容分析》一书,标志着内容分析法作为一种研究工具得到了广大传播学者的认同。伯纳德·贝雷尔森(Bernard Berelson)认为内容分析法包含了三个方面的具体内容:内容分析是系统的、客观的和量化的研究方法。[7]本研究在数据统计阶段将对有关老年人议题的网络新闻事件、反映老年人群体特征和报道主题进行赋值,分析得出相应的网络新闻样本对于老年人群体形象再现的情况等结论。

 

(三)研究设计

 

根据具体情况,本研究的研究过程主要分为以下三个步骤。

1、 定义研究的问题和总体

本研究主要以2003年以来网络媒体上关于中国老年人群体形象再现的文章为研究对象,即200311日至20121231日之间。

对于老年人的定义,按照国际规定,65周岁以上的人确定为老年;在中国,60周岁以上的人为老年人。在新闻媒体中报道老年人时并未出现所指称的老年人群体的年龄,所以在定义老年人群体时便有一定的模糊性。本研究只能以社会或者网络新闻中所表述的老年人群体为本研究的对象。

2、 抽样——选择具体的网络媒体和选择日期

2.1 抽样方式:以“老年人”、“老人”为关键词,在百度新闻频道做新闻标题搜索。样本时间跨度为2003年至2012年共计十年,选择每年的81日至87日一周时间进行抽样获得样本。

2.2 选取样本的理由:百度新闻是全球最大的中文新闻平台,是包含海量咨询的新闻服务平台,汇集全国各大新闻网站以及全国、地方性报纸上网内容,既涵盖了众多传统媒体的上传互联网的新闻报道,也包含着各大网站整合或者转载的新闻。所以,百度新闻可以基本真实地反映网络中关于老年人议题的新闻报道状况。

2.3选取起始日期的理由:2003年至2012年是至今为止中国网络发展最为迅猛的十年。因为研究样本数量庞大,且体裁不一,载体差异,除了文字以外,还涵盖图片、视频等新闻,对于新闻内容逐个分析难度较大,因此本文选择关键词做新闻标题搜索。进行系统抽样,每年选取一周的样本来进行数据统计。最终选定每年的81日至87日一周时间进行抽样。做出以上时段选择是因为在2008年和2010年这一周前后均发生了对于中国影响较大的公共事件:“2008年北京奥运会”以及“2010年上海世界博览会”。试图观察举国事件的发生对网络新闻的关于老年人新闻报道量是否存在影响,老年人的形象再现是否存在影响。

3、 编码系统

3.1 分析单元:本研究对分析单元的界定是,所有样本中以反映老年人的三个要素——文化因素、环境因素、生活因素等为主要内容的新闻报道。去除重复的内容(包含新闻标题一致或者内容雷同)的新闻报道。涵盖老年人在其中出现的新闻,关于老年人议题的新闻,站在老年人立场上报道的新闻。而关于政府领导的活动,各类名人活动等都不计入样本。在新闻题材上,本文选取均为“新闻”,主要包括出现具体人物的新闻、消息两种类型的“新闻”,其他的评论性文章均未计入考查范围之内。样本以“标题”为单位计算,共获得与研究主题相关的网络新闻标题3661项。

3.2 类目建构:根据研究的目的和需要,本研究内容分析部分主要类目包括以下六个方面。

1)报道事件性质。①正面报道:老年人积极、健康、和睦的日常生活、参加公益活动;社区服务部门、敬老机构为老人提供的便利与服务;交巡警部门、志愿者、义工等群体的助老事迹;企事业单位为老年人提供的优惠待遇;艺术大师走进老年课堂,等等。②中立报道:非事件性信息主要包括非事件性报道社会政策的实施等③负面报道:老年人被害、被欺骗及老年人所参与的一些违法犯罪事件。

2)报道形象偏向。①积极形象:老年人乐观长寿、无私奉献、老有所学、老有所乐等积极的日常生活;关心下一代、孝敬长辈、关注社会热点事件、紧随社会潮流等品质。②中性形象:社会保障措施以及难以辨别情况的新闻报道③消极形象:老年人身体各项机能衰退、与社会隔离等原因导致的愚钝犯罪、弱势群体、接受救助、被欺骗伤害等新闻事件。

3)报道主题类型。①身体状况;个人情感;家庭生活;物质条件;社会保障;兴趣爱好;参加公益;被欺骗、被伤害;影响他人;获得帮助;⑪维权;⑫ 其他。

4)进行试编码,发现问题,对编码系统进行修改,然后对分析单元进行编码;阅读每一篇文章,给每一篇文章填上对应的编号。

5)统计、分析数据:应用软件 Microsoft Excel 2007做统计分析。

6)解释研究结果。

 

 

1  2003——2012年老年人网络新闻报道量

 

(一)  “老年人”议题报道总量激增,呈现多元化特征

由图1可以看出,关于老年人的新闻报道数量由2003136篇(有效样本64篇)激增到20124450(有效样本627篇),排除很多可意料因素以外,“老年人”议题得到普遍关注应是最为主要的原因之一。2003年新闻报道的有效率接近50%,而这一数据在2012年仅为14.9%,表明新闻的重复率明显提升。众多相关的新闻事件平均被转载6次以上,所涉及、影响的范围大大扩大。这也可能源于网络媒体的迅速发展,越来越多的网络新闻媒体崛起。

20世纪90年代后期,各报社纷纷出版网络版,新闻综合业务网成为纸媒上网的一种趋势。21世纪以来,有实力的报社不断建设各种数字系统,在政府策略主导、组织形式创新和报界整体推进的过程中,报纸和数字媒体的融合程度越来越紧密。而网络新闻的另一个来源——各大网站的新闻频道,则在这10年中发展迅猛,新闻量大幅增加也在意料之中。

10年中,也不乏有一些年份呈现异常状况。其中2010年新闻报道数量较少,可能是因为当时的新闻议题主要集中于上海举办世界博览会。媒介事件的发生对新闻媒体的报道议题选择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无论是网络新闻的一大提供者(传统媒体和各大新闻网站),为媒介事件筹备了更多的人力、物力、财力。日常按部就班的报道空间被媒介事件的相关报道所占据。从汲取受众注意力来换取商业利益、追求新闻影响力和行政管控等角度便可加以理解。所以出现了如图1所示,2010年呈现老年人群体形象的新闻数量跌至最低谷。

而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召开前夕的81日至7日的老年人议题新闻样本量变化浮动不明显,看似并未受到波及。但是从报道主题类型中可以发现,很多议题均与奥运会有关,如“老年人健身迎接奥运”“让留守老人顺利看奥运”“2008名白内障贫困老人复明看奥运”“山东一107岁高龄老人画福娃”等等,429篇新闻报道标题中提及“奥运”二字的,就有87篇。可见“2008年北京奥运会”对网络新闻的议题影响之深。

1  2003年——2012年老年人报道主题类型

单位:篇

年份

报道主题类型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总数

64

130

376

360

431

429

451

156

637

627

身体状况

6

26

25

44

49

44

44

28

61

59

个人情感

5

8

8

8

3

7

8

3

19

10

家庭生活

3

5

12

21

23

16

38

8

27

32

物质条件

4

6

7

4

8

5

18

3

11

18

社会保障

5

14

55

56

53

48

46

16

81

70

兴趣爱好

10

12

34

27

56

39

32

7

57

48

参加公益

8

16

76

57

42

116

73

21

78

77

被欺骗、被伤害

11

15

47

37

43

37

66

22

76

77

影响他人

3

0

6

9

8

3

11

4

25

19

获得帮助

7

15

58

60

77

75

84

32

176

203

维权

1

4

3

5

6

9

4

1

10

1

其他

1

9

45

32

63

30

27

11

16

13

 

 

 

 

 

 

 

 

 

 

 

 

 

 

 

 

 

 

宏观上新闻报道数量的增加必然带来新闻视角的多元变换,对与老年人相关的新闻事件多角度、多层次的呈现。从表1中即可看出,不同主题的新闻数量均有明显的提升,与2003年偶尔出现“维权”(1篇)、“影响他人”(3篇)新闻事件相比,2012年已发展成日常生活中的常态。“老年人”群体受到媒体的重视程度大为增加,并且在网络媒体中呈现出报道主题和关涉领域的多元化、常态化趋势。

从整体上看,网络媒体关于老年人的报道议题主要集中在“获得帮助”(21.50%)、“参加公益”(15.41%)、“社会保障”(12.13%)、“被欺骗、被伤害”(11.77%)、“身体状况”(10.54%)。除此之外,议题“家庭生活”“兴趣爱好”也是媒体一直关注的对象。虽然议题“维权”“个人情感”从2003年至2012年经历了下滑过程,但由于报道总数10年来有近9倍的增长,所以就总数而言相差无几。“影响他人”一直维持在3%左右,但是就事件发生数量而言,已然翻了近5倍。从这个角度来看,老年人对社会及他人造成伤害、影响的事件也在媒体关注范围之内。值得注意的是,关于老年人报道在多元化上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从2003年一周内各类报道数量呈个位数,到2012年各类新闻报道得到增长,并且议题种类较之以往更为丰富、多元,从而呈现出的老年人生活也相对更加丰富多彩。

 

(二) 新闻事件性质:正面报道年均过半,在2008年达到峰值

 

2  2003年——2012年老年人新闻事件性质

就新闻性质而言,正面新闻事件报道较多,各年均超过了50%,呈现出较为积极的报道风格。从图2中可以看出,与老年人相关的正面新闻事件从2003年(51.56%)到2012年(68.10%),一直处于曲折上升的阶段。其中2008年的比例在这10年中达到了顶峰(77.62%)。相比之下,中立新闻各年基本变化较小。负面新闻比例在各年中均占了三成左右。

这可能是200888日北京奥运会举办前夕,各类媒体倾向于呈现一个积极向上的中国社会形象。2008年中20%的样本直接与“奥运”相关,表现出网络新闻主动或者被动地选择了焦点议题“北京奥运会”,并找到了老年人群体与焦点事件的结合点。网络新闻有一定的能动性,其背后的传播者——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均选择性采写了较其他年份更多的正面事件,负面新闻事件出现的概率相应地降低。一方面,可能是各媒体对于焦点议题的关注,旁及与老年人相关的新闻事件。另一方面,可能是倾向于向世界传达正面积极的中国形象,与老年人相关的新闻事件也较多得选取正面报道或者从正面积极的视角切入。

 

(三)  报道主题类型:关注老年人私人领域的报道明显多于公共领域

老年人报道主题类型比例

单位:%

报道主题类型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报道总数

N=64

N=130

N=376

N=360

N=431

N=429

N=451

N=156

N=637

N=627

N=3361

身体状况

9.4%

20.0%

6.6%

12.2%

11.4%

10.3%

9.8%

17.9%

9.6%

9.4%

10.5%

个人情感

7.8%

6.2%

2.1%

2.2%

0.7%

1.6%

1.8%

1.9%

3.0%

1.6%

2.2%

家庭生活

4.7%

3.8%

3.2%

5.8%

5.3%

3.7%

8.4%

5.1%

4.2%

5.1%

5.1%

物质条件

6.3%

4.6%

1.9%

1.1%

1.9%

1.2%

4.0%

1.9%

1.7%

2.9%

2.3%

社会保障

7.8%

10.8%

14.6%

15.6%

12.3%

11.2%

10.2%

10.3%

12.7%

11.2%

12.1%

兴趣爱好

15.6%

9.2%

9.0%

7.5%

13.0%

9.1%

7.1%

4.5%

8.9%

7.7%

8.8%

参加公益

12.5%

12.3%

20.2%

15.8%

9.7%

27.0%

16.2%

13.5%

12.2%

12.3%

15.4%

被欺骗、被伤害

17.2%

11.5%

12.5%

10.3%

10.0%

8.6%

14.6%

14.1%

11.9%

12.3%

11.8%

影响他人

4.7%

0.0%

1.6%

2.5%

1.9%

0.7%

2.4%

2.6%

3.9%

3.0%

2.4%

获得帮助

10.9%

11.5%

15.4%

10.3%

17.9%

8.6%

18.6%

14.1%

27.6%

12.3%

21.5%

维权

1.6%

3.1%

0.8%

1.4%

1.4%

2.1%

0.9%

0.6%

1.6%

0.2%

1.2%

其他

1.6%

6.9%

12.0%

8.9%

14.6%

7.0%

6.0%

7.1%

2.5%

2.1%

6.7%

 

 

 

 

 

 

 

 

 

 

 

 

 

 

 

 

 

 

 

关于老年人的正面形象塑造的议题主要是“身体状况”较健康、“家庭生活”较幸福、“兴趣爱好”老有所乐、积极“参加公益”。2003——2012年,此类报道组成了老年人正面形象树立的主力,并且数量确实有了大幅增长。但是“被欺骗、被伤害”“影响他人”“获得帮助”等弱者形象也大大地影响了社会中老年人形象。

另外,从议题选择中发现,关注老年人私人领域的新闻报道明显多于公共领域。进入老年的人生理上会表现出新陈代谢放缓、抵抗力下降、生理机能下降等特征,其身体健康、是否长寿也成为新闻议题关注的对象。而老年人劳动职业生活、社会政治生活、精神文化生活和家庭日常生活四个方面也因其身体特征的改变,自然与其他群体划开藩篱。第一,劳动收入的丧失或减少,需要依靠退休金、社会保险、社会救济或个人资产等作为自己的收入保障,相应的社会保障也正是社会转型期面临的重大课题之一,备受瞩目。第二,老年人社会政治活动减少,与社会接触减少,人际交往的频率显著降低,严重的甚至可能产生与社会的脱离,于是容易产生孤独感和失落感。这便成为老年人生活常常不能自理,需要他人关怀的另一诱因。第三,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成为活动的内容发生明显的变化,从事学习和接受教育显著减少,新闻议题关注到老年人为满足兴趣和爱好,增进交往也是一幅可喜的场景。第四,老年人家庭生活成为活动的主要内容,家庭成员成了老年人交往的主要对象。空巢老人缺乏家庭的关怀,对其晚年的生活影响较大。为表现以上老年人群体特征,新闻报道大多集中于私人领域。由于老年人较少参与社会政治、经济活动,其报道量有限也在情理之中。

(四)  网络新闻中老年人形象再现:消极形象居多

  

3  20032012年网络新闻中再现的老年人形象特征

报道事件的性质与报道中老年人形象的特性并不完全相关,因此也不能代替老年人形象特性。在一些报道中,老年人形象特征较为复杂,既有积极的,也有消极的,本研究选取了网络新闻中再现的老年人形象的主要方面,即在标题中直接表达、在导语中的表述或者全文传递的主要观感。

20032012年,网络新闻中呈现的老年人的消极形象占据主导地位(48.24%),积极形象占到所有报道的1/3的份额(35.84%),无明显倾向的中性形象占15.92%。在2004年、2005年、2008年三个年份中,积极形象新闻比例高于消极形象。而其他年份,消极形象报道数量高于积极形象,2010年、2011年、2012年消极形象报道比例超过所有报道数量的一半,甚至在2012年达到了60.61%。相应的积极形象报道也在20032008年经历了震荡下挫的过程,并在2012年一路下滑至26.32%

2006年、2009年发生震惊全国的“彭宇案”和“许云鹤案”,一系列的“老人倒地”事件的连续报道,引发了社会公众普遍的“救助恐慌症”,甚至产生了社会道德滑坡的论调。相信网络新闻对于老年人消极形象呈现的新闻量增加与此类新闻事件的出现和后续影响是难以分开的。媒体不负责任地选择性报道,导致了舆论导向的失衡。媒体选择性报道源于媒体商业化和事件的特殊性。各地“老人倒地”“碰瓷”事件,在围观心里下,社会道德的力量正在渐渐隐去,一时间,“老人”成了“欺诈”“无良”的代名词,在公众心中形成了刻板成见,有丑化和污名化老年人群体的嫌疑。[8]媒体故意放大类似事件的舆论影响和价值示范意义,不仅是没有能够履行媒体的社会责任功能,也在某种程度上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和示范作用。与强调责任感、新闻专业主义、社会监测功能等媒体应该发挥的功能,以及“一个自由而负责的新闻界”的呼声,相去甚远。2003年底,中央试行文化体制改革,采编与经营的剥离,事业与企业的两分开,媒介产业受制于政治力量和资本力量,处于两种力量的博弈之中,网络新闻的提供者脱离不了政治属性、文化属性、信息属性和商品属性这四种属性,在新闻专业主义的回归路上依旧在平衡来自各方利益的影响。

 

(五)  小结

 

本文通过详细的内容分析,展现了网络新闻报道对老年人群体的形象呈现,从中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第一,老年人群体鲜少有发声的机会,成为网络新闻中的被传播者。在新媒介已占得一席之地的今天,老年人接触新事物的能力和机会明显较年轻人少。在“人人都有麦克风”的时代,老年人却不同于伴随着互联网成长起来的“原住民”——青少年群体,受困于技术难题而被拦在“麦克风”之外。传统媒体中提出选题、采写新闻、编辑新闻等新闻工作人员大多年龄层介于20-60岁之间,也很少有老年人还奋战在新闻工作的前线。每个年龄层均有各自的生活、知识特征,新闻工作者在采写新闻时依赖的是自己长期积累的知识素养,在没有到达老年年龄层时是很难体悟到老年人的生存状态的,更难以站在他们的角度上去考察老年人自身问题和相关的世间百态。短暂的新闻采访交流时间有限、感触有限,并不能真正地代表老年人在媒体上发声。各类新闻媒介中,少有老年人的出场,他们便成为网络新闻中的被传播者,失去了表达的机会与空间。

第二,网络新闻中老年人形象主要是“年老体弱者”“受爱护者”“受难者”和“负面行为者”。样本显示,20032012年来正面形象(老有所乐、助人为乐、热心公益等)新闻报道比例迅速缩减,关于老年人负面形象的新闻报道占据所有报道近50%的份额。特别是2010年以后,消极形象报道比例超过报道总量的一半。这些消极形象主要由以下几种组成:因年老体弱、疾病缠身、笨手笨脚成为家庭负担、社会累赘的“年老体弱者”;因智力下降、观念保守、顽固迷信等原因成为“受难者”、“被骗者”,甚至社会上出现了众多专骗老年人群体的个人或者团伙(在2012627篇报道中有195篇报道相关内容);老年人因缺乏法律常识、家庭关爱而做出了某些不当行为,成为违反了社会道德法律的“负面行为者”;因社会隔离、孤苦伶仃、晚年凄凉,而急需社会和家庭关爱的“受爱护者”等。老年人形象在受众心中大打折扣,当然也影响着老年人对于所处群体的认知。“金城九旬老人不愿成为‘麻烦人’,裱字画为生”“不给家人添负担空巢老人卖废品生活”等新闻报道就能看出,老年人在认定“年老体弱”为社会和家庭负担的前提下,主动希望能够自力更生。“麻烦人”“家庭负担”已经是老年人对自己形象的基本认知。

“碰瓷”“讹诈”“老人跌倒”一度成为敏感词汇,多次发生老人跌倒没有人搀扶的新闻,引发了全社会对于道德滑坡的大讨论。201196日卫生部印发《老年人跌倒干预技术指南》提出,不要急于扶起,要分情况进行处理。由于指南只涉及老人跌倒后的急救技术细节(如某些情况下扶起会加剧病情),并非在进行道德层面的讨论,因此引发了诸多网友指责此指南加剧了不信任感。见义勇为者担心陷入扶起摔倒的老年反被诬赖的窘境,对于老人道德感和价值观的信任已经渐渐减弱。连续就此事件的报道,不但放大、强化了此种观感,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是对老年人群体媒介形象的“污名化”。就此,网络新闻中再现的老年人形象存在着刻板成见和简单化的趋势。

 

四老年人网络媒体形象成因探讨

 

(一)  媒体社会责任与商业利益的平衡。

 

就数据统计结果来看,网络媒体对老年人获得帮助类的新闻事件的报道多年来保持较高的数量。其中,数篇新闻围绕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的集体捐赠、探访老年人群体,体现了社会各界对老年人群体的关心,其中也不免一些企业借助此类慈善活动新闻提升品牌影响力,树立品牌形象。当然,这些慈善活动也有益于鼓励社会中更多的群体参加进来,从而推动老年人相关的各类社会问题得到解决。

从新闻报道的选题来看,老年人“身体状况”“个人情感”“家庭生活”“物质条件”“影响他人”等私人领域受到的关注度也较高,并且其中老年人形象普遍呈现较为消极。“老年人身体健康”“老年人学习使用网络技术”等议题,从侧面展示出老年人群体大多身体较弱,学习能力退化的形象。而老年人“影响他人”“维权”等议题,则存在着吸引受众的嫌疑,似乎老年人群体成为社会的负担。这些议题处理不当很容易衍化为对老年人形象的污蔑。为了吸引眼球,追求点击率,网络新闻中难免出现夸大、选择、强化某些新闻事实,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扭曲了老年人的社会形象。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各大新闻网站,都应该追求社会责任与商业利益的平衡。

 

(二)  话语权缺失,老年人群体成为网络新闻中的“他者”

 

正如尼采所言,任何一种权力都离不开另外一种权力的存在。在现实社会中,有必要考量与老年人相关的网络新闻生产的整个过程。我们都知道整个社会可以抽象成为一个“合力场”,单个“权力话语”的描述是清晰可辨的,整个“权力场”在某一时段是相对稳定的。当我们关注到老年人的“话语权”时,便可发掘社会中似乎缺少老年人的发言体系。在主要的媒介话语体系中,无一例外,老年人大多作为“他者”形象出现。他们从传统文化中的受人尊敬的知识占有者、长者,成为主流意识形态中的“他者”,是年富力强的青年人之外的“他者”。这也是媒体上老人的形象看上去是被动的重要原因。

在网络新闻的采写过程中,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与老年人群体之间并非是一种平视化的呈现,处于弱势的老年人群体则是处于被俯视的地位,失去了话语权。这种被动被传播者的媒介形象塑造,完全是因为被传播者主体不具备对于大众传播媒介组织的影响力和控制力。[9]“年老体弱者”“受爱护者”“受难者”和“负面行为者”等刻板印象则成了网络新闻中再现的老年人形象的主体部分,网络新闻对于老年人群体形象再现存在着偏见和污名化。

 

(三)  社会文化变迁,老年人群体不再是社会崇敬的来源

 

在任何人类社会中,代际关系是紧张的。传统中国对于代际矛盾的答案,则是要求下一代完全向上一代投降,并且认为只有做到完全认同的地步,才称作“孝”。因为强调“和合”,才不准有(代际)“断裂”之事出现。[10]老年人群体经历了更多的人生起伏,数十年来积累的社会生活经验,对于整个社会的认知和体悟,这种“成功”一直是后辈们顶礼膜拜的。中国传统的“代际和合”也是建立在承认老辈们丰富的社会与人生阅历基础之上的。如今身处市场化大潮的中国,新生代作为一个个独立单元的自信被慢慢唤醒,社会中出现了下一代抵抗上一代过分强加的意志的趋势。代际关系正向“人格平等”基础之上的“友谊关系”转移,当然在传统根深蒂固的中国这一步伐是缓慢的。与此同时,中国逐步步入老龄化社会,当代社会的经济特性、文化特性都越来越崇尚年轻,社会生产和消费的主力军是年青一代。

尤其在东方社会,这一代老年人可以说也面临着一个前所未有的文化变迁,老龄不再是社会崇敬的来源,成功越来越向青年转移。中国的老年人既不作为生产环节的主力,也因其勤俭节约的坚持而不可能成为消费的主力,在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中话语空间有限。正如学者格博纳(Geoge Gerboner)所描述的那样:“当然,对于媒介把关人来说,(各种族老人形象)在媒体出现不是数量或者真实性问题,而是一个社会角色、机会、生活变化的写照,这些媒体形象伴随着孩子从小到大,直到不以为然”。换一句话来说,媒体传播的内容是现实生活的反映,媒体世界里各类形象的特权也塑造着现实社会生活。[11]

过多的呈现老年人消极的形象,不利于老年人媒介形象的建构,以及老年人生活问题的处理。媒体对老年人形象的刻板成见和“他者”构建所带来的现实问题是:在当前的中国社会,长期的刻板成见容易形成“文化偏见”和“代际歧视”。如果这种“文化偏见”和“代际歧视”固化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会扭曲公众正常的认知,也会影响到老年人群体对于自身的认知,并有可能成为老年人群体自我认知的“参考标准”和“行动指南”。因此,媒介如果对老年人去群体进行片面的报道,将直接影响受众的认知,激发潜在风险,放大原有风险甚至导致新的风险,最终有可能导致大规模的社会排斥。因此,从新闻社会学的角度,无论是网络新闻的提供者传统媒体还是各大网站应当在新闻生产的各个环节,尤其在平衡报道方面着力于发挥社会整合的作用,推动社会各群体之间的相互沟通和理解。

本研究在研究设计和方法上还存在着一些遗憾和不足之处有待改进。比如,可以用民族志的研究方法,深入老年人群体当中做一些深入的老年人个案调查;也可用问卷调查的方式了解老年人群体真实的生活状况以及对网络新闻再现形象的看法。在媒体选择上,可以选择网络媒体与报纸、电视等传统媒体进行对比研究,从而了解更大范围内媒体对老年人形象的呈现状况,即整体的老年人媒介形象。另外,若是时间和条件允许,可以研究自1949年至今的变化趋势(依赖报纸媒体),这里可能更为强调中国传统对老年人的形象呈现与现今呈现之间存在的差异,并描绘出一条媒介再现老年人形象的线路图。

 

 

 

 

 (本文来源于《新媒体与社会辑刊》第七辑(140-156页),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主办单位:上海交通大学新媒体与社会研究中心,上海发展战略研究所谢耘耕办公室。本文为江苏省普通高校研究生科研创新计划“网络时代老年人的媒介形象塑造研究”(项目批准号CXZZ12_0797)的阶段成果。本文作者单位:苏州大学凤凰传媒学院)

 

 

参考文献:

[1]吕诺. 明天,怎样养老?谁来养老?[N].人民日报,2012-4-8.

[2]陈勃.人口老龄化背景下大众传媒对老年形象的呈现[J].甘肃社会科学,2006(6):247.

[3]吴予敏.论媒介形象及其生产特征[J].国际新闻界,2007(11):51.

[4] []汤林森.文化帝国主义[M].冯建三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119.

[5]闫志刚.社会建构论:社会问题理论研究的一种新视角[J].社会,2006(1)23-35.

[6]吴予敏.论媒介形象及其生产特征[J].国际新闻界,2007(11):55.

[7]安德斯·汉斯等.大众传播研究方法[M].北京:新华出版社,2004:111.

[8] 王淑伟.选择性报道视阈下的媒体舆论导向——从媒体报道“老人倒地”事件说起[J].新闻爱好者,2012(3):29.

[9] 宣宝剑.媒介形象[M].北京: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09:174.

[10]孙隆基.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209.

[11] 吴定勇,王积龙.浅析美国媒体老年人形象问题[J].国际新闻界,2007(4):37.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媒体与社会》辑刊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最后更新 ( 周六, 2014年 08月 16日 15:19 )